长沙90后编剧胡嘉乐:用话剧探索“删除记忆”的可能性

华声在线讯(记者 康蒙 周培)1月18日,被冷空气包裹的长沙迎来了久违的温暖。天心区侯家塘南石化大厦一楼,阿哈剧场,门口挂着三块诺大的宣传海报,冬日的阳光打在海报上,似一束舞台追光,放大了海报信息——话剧《记忆缝纫店》即将在月末上演。

“如果记忆可以复制、拼贴、剪切,你会如何对待你的记忆?”这是话剧《记忆缝纫店》要讲述的一个故事,这也是一个关于人生价值的大命题,但如此厚重的命题,竟源于一个90后女生的想法。她是著名作家浮石的女儿、话剧《记忆缝纫店》的编剧、导演胡嘉乐。1月18日下午,胡嘉乐接受华声在线专访,聊她的创作之路。

果实戏剧工作室,长沙很多年轻人并不陌生,这是由汪涵、杨乐乐与本土话剧演员张芸联手创立的戏剧制作推广机构,为许多年轻人搭建的话剧梦工厂,胡嘉乐正是其中的受益者。2014年9月,胡嘉乐撰写的剧本《看什么话剧》通过了 “果实戏剧2014成长纪”的筛选,最后排演了一出完整的话剧进行公演,这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接触话剧舞台。

《看什么话剧》当时公演了三次,每一次演出时剧本都有较大改动,胡嘉乐精益求精,不停地修改。一次次否定自我的过程中,天马行空的她又萌生了一个新的创作灵感,开始想象人如果能够删除自己的记忆,那会怎么样?于是,她的第二个话剧剧本《记忆缝纫店》横空出世。

《记忆缝纫店》主要讲述了麦家掌柜经营着一家缝纫店,他能像剪裁布料一样剪裁记忆。在剧本里,一对老年人的爱情催人泪下,也是胡嘉乐本人很喜欢的一段故事。“虽然我现在还年轻,但我觉得年纪跟感悟不一定成正比,我有我这个年龄阶段对年老的感悟。”胡嘉乐说,现在她理解的白头偕老就是这个样子,这种东西表达出来同样会引起许多共鸣。

故事不止感人,胡嘉乐在创作过程中一定会加入喜剧元素。胡嘉乐一直认为,喜剧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接受的载体,现代人需要笑点,才能放松自我。“我希望观众可以在喜剧之中挖掘人性闪光点,所以我的话剧一般是悲喜交加。”胡嘉乐说,现在正在写两个新剧本,一个古装类型,一悬疑类型,类型不同但所有的剧本里都会加入喜剧元素。

搞笑的故事情节,年轻的舞台编剧,这也吸引了没想好戏剧工坊的几位资深演员的加入。作为一个舞台新人,胡嘉乐面对资深前辈,她抛弃了以往导演掌控全局的“架子”,更多时候是在演员的表演中做出选择。“因为大部分演员平时都要上班,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晚上排练。”作为长沙城里的夜行侠,胡嘉乐还是感到很开心,因为有这样一群人与自己共同努力,为长沙的线日,《记忆缝纫店》话剧将在阿哈剧场上演,长沙这位90后编剧期待,这部话剧能给长沙的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动:爱情、记忆与对人生的认知。

胡嘉乐:“人可以选择记住什么,为什么不能选择忘记什么。”忘记一件事件只能交给时间,如果有这种功能,你会怎么选?想要忘记的记忆一般是给你带来痛苦的,如果真的选择忘记记忆,也许多年后自己反而会惋惜。

胡嘉乐:我从小的读物就是《哈利波特》,它算是陪伴我成长的一部著作。我的英文名字就叫Magic ,它对我的影响就像下雨一样,它可以下在任何地方,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,但是在我的观念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区。

胡嘉乐:在整个中国来说,话剧是一个很潮的休闲方式,在一线城市里看话剧已经是生活日常,就像去电影院一样。长沙的话剧市场会迎来大热的,这毫无疑问,我很期待话剧成为长沙人新的生活方式。我希望观众能喜欢《记忆缝纫店》这部话剧。

胡嘉乐:没有,我觉得人有这样那样的故事是有必要的,它会让你成长。我现在就是想探索删除记忆“如果有”的可能性。如果你非常爱的人突然去世,删除记忆其实是一种解脱,甚至是救命。而且我相信,随着科技的发展,记忆删除是有可能实现的。

胡嘉乐:(沉默几秒)因为父亲也是作家,所以从小耳濡目染,养成了写作的习惯,每次写了什么剧本或者文章都会给他看,他也会提出一些意见。

胡嘉乐:很满意,我现在算是自由编剧,可以任意安排自己的生活。每个月我都会出旅游一周左右。上个月去的成都,上上个月去的大理。我很喜欢旅游,写作不是呆在一个地方就能写出来的,开阔眼见。感受风土人情很重要,这会给我的创作带来很大灵感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